Samstag, 11. Dezember 2010

其實

其實,我不想懂得太多,也不想知道的太少,只想要剛剛好的一丁點兒。

過多的追求,是種奢侈,太小的欲望,是種愚昧。

最近感冒很嚴重,採取的先發制人的攻擊,從下午一點就回宿舍休息,早上只吃了單薄的春捲,喝了一杯溫熱的豆漿,就此進入沉睡之旅,還真的累到爆炸,最近想太多事,給自己太少空間,實施了老人生活之行,八點回家過後,不再接受任何電器的薰陶,直到隔天的早晨八點之間,讓自己與自己相處,給自己更多的時間,去適應、去搜索,原來,我缺少的,正在一點一滴補上,「我不是要你詐」,應該說成「我不是要你逃。」

希望感冒能快快好,在我灌了兩罐輕爽無比的舒跑後,感覺是有那麼一點的輕飄飄,又該讓眼睛闔上休息,卻怎麼也無法說動,因為轉山還在等我。

Keine Komment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