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ag, 13. Dezember 2010

穿條紋衣的男孩---by約翰˙波恩

終於。帶著疲憊的身軀,躺在熟悉又溫暖的床上,這時才想起,原來故事中的條紋衫男孩,竟是這本書的書名,恍然大悟。

這本書,並沒有簡介,一開頭的描述,讓我充滿疑惑,這所謂的「炎首」,究竟是何人?而小男孩的父親,看似神秘,住著令人稱羨的大房子,還有僕人可以教嗩,這無疑地留給我無限的問號,到底這家人,究竟在這故事中有著什麼樣的地位?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一口氣不注意已經到了故事中半段,搬家了!為什麼?那成千上百條紋衣的人是誰?又為什麼?沒有鄰居,沒有小孩又是為何?一開始,我以為條紋衣的該不會就是現今所謂的犯人,可是,有什麼了不起?每個國家都有犯人?天天都有人犯罪,天天都有人被關,為什麼要這樣描敘,我想或許作者隱藏了什麼祕密吧!?

天真九歲的布魯諾,終於在新房子找到了可以談話的夥伴,相同年紀卻差異甚遠,一個養尊處優,另一個骨瘦如材;一個可以自由地享受任何時間的演進,一個卻被固囚在同一定點的空間;一個對未來充滿奇幻遐想;一個卻連未來這兩個字的涵義都無法知了。

每天只能在同個地點相會,隔了一道圍籬,為了什麼因素要被束縛?『不是我們不喜歡你,而是你們不喜歡我們。』這句話等我看到了後序,才懂那時候條紋衣的小孩,內心的無奈。

令我最緊張的時刻,是當布魯諾翻越過那道圍籬,要替舒穆爾找尋父親的那一刻,心裡涼了一大半,腦袋瓜浮現了種種的想像,會不會布魯諾就因此回不來了?會不會往後會和那些條紋衣人一起度過?會不會代替了舒穆爾遭受到懲罰?(畢竟,他說他們兩個其實長的很像。)

停頓了,遲疑著到底該不該繼續閱讀下去,很怕結局跟我內心的惡靈一樣。

雖然最後只剩幾頁的篇幅,不過這時候,布魯諾的父親、母親、姐姐、布魯諾、舒穆爾、士官們,他們的一言一行,卻烙下了最深刻的情感。

至於結局,還是留給讀者自己去挖掘,如果破梗了,不就枉費了作者的心思。

Keine Komment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