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ntag, 27. Februar 2011

受傷

最近家裡發生了一些事。

受傷,在自己的身上留下疤痕,不是最痛也不是最苦的,痛苦的是那道疤痕,在親人身上而不是你自己。

may最近關節痛,moth帶她去看醫生,很擔心又只能偷偷哭,醫生說有可能是痛風或是風濕性關節炎,無論是前者亦是後者,都不是什麼好回答。

如果,是自己的家人,不是我狠心不願意流一滴淚,難過到已經無法再哭泣。無論如何,絕不會在may面前掉下一滴淚,如果她不夠堅強,那你一定要比她勇敢,才能帶她擊敗病痛。

沒有世界是完美的,但這個不完美的缺口,大到我們不知道該如何去彌補。麻痺可以暫時用來消退傷口,再遇到多麼困難的事,一覺醒來又會是新的一天,用新的態度去面對、解決。

事情未暫定之前,我們都不能輸,也不能低頭。

身為父母親,最希望的,受傷的是他們自己,而不是你們;最希望的,扛住任何傷痛,而不是你們。

Keine Komment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