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nerstag, 24. Februar 2011

不去會死---by石田裕輔

身體的病痛,無法阻止要離開人的心。

一步一步,一里一里,原本我以為這只是單單一年又一位新起作者的旅行自傳,述說在旅行間遇到的痛苦與快樂,有什麼好慷慨激昂的!?

這本屬於他的故事,深深撼搖了原本甕底的心,遭遇,只是過程,不知道為何,我能夠體會,完全融入故事中的情節,就好像是字句和腳步是相連一體的,他起步我也跟著踏上旅程,他卻步我也跟著退卻萎縮。

去旅行,是簡單的想法,自己去旅行,是勇敢的決定,有死的決心去旅行,是天真挾帶愚昧的結晶,我曾說過和作者一樣的話,所以更能體驗到那種放諸四海,無暇聽受他人傳教的感受。

還記得是過年時,姑姑問我的話:自己一個人喔,阿你要睡旅館喔?
我:旅行最貴的就是住宿,隨便住一個人家就好了。
姑:隨便住?那很危險,是因為你沒遇到所以你不害怕。在國外很恐怖的,還是乖一點別亂花錢。
我:那又怎樣!?反正我已經決定了,危險就危險,遇到再說。
姑:就跟你說別那麼鐵齒。
我:沉默...(其實,那時的我,很想脫口而出,頂多就是死了,有什麼大不了。)

曾思考過,"死"對我的意義究竟為何,是年齡開始增長,憂鬱開始攀延,和好朋友們總是時常討論到老年生活,喂,你老了怎辦阿?你真的不結婚喔?你爸媽會同意喔?阿不會想生小孩喔?blablabla

有一句沒一句,聽到我沒想過要結婚,身旁女性好朋友們,個個捧著八字眉臉在我面前賣弄風騷,擠眉弄眼不斷逼問,彷彿我是她們未來的依靠,要我簽名蓋章給個交代不可。有時真的覺得好笑,我現在的生活很開心,為什麼一定要特地去結婚,為什麼一定要為了以後結婚找個男朋友陪伴,一個人的生活,是生活,兩個人的生活,是家庭,要負起更大的責任,我無法承擔,所以我選擇為自己負責。

老了,我要開間咖啡廳,早上四點開門(為了配合我起床的時間),接待來自各方的旅客,來自四方的朋友,和大家一起吹著微風,幫月亮點名,登記太陽公公的簽到表,就這樣,一日復一日,直到我還能自由為止。

有些人或許會問,阿如果你生重病不行了,或是發生了什麼意外的話呢?

這時,我哈哈大笑,那我生命該還給自然了,有借有還,再借不難不是嗎!

在我還能自由前,自己不會拘束自己前,我要照著自己的意願走。

裕輔先生遭遇了生死之劫,當下該有多麼的畏懼,死亡降臨時,才會深知自身的可貴,把生死置之室外的人,是愚蠢的。

這趟旅行不是享受,是體驗。在路途上,遇見不認識的朋友;在路途中,看見令人憾動的事物。也許,命運就是這麼依賴,總是把相關的人環環相扣,見面,只是一種形式。

如果,你還在猶豫不決,看完這本書,他唯一給你的力量,就走吧,踏出你的第一步;如果,你還在茫然徬徨,就做吧,跨出你侷限的小圓圈;如果,你還在荒度過日,就動吧,躍過阻礙你的絆石,除非你先放棄自己,否則,沒有人可以使你放棄。

看過他的歷記,是心血的堆砌,累水的基石,耳邊響起陣陣玲瓏,是該啟程了!

Keine Komment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