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stag, 12. März 2011

震撼

今天,鼓起勇氣打電話回家,詢問Mother昨天帶May看醫生如何!

果然,聽到了最不想聽到的字句,「確定了。不過是初期。要靠藥物控制。」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停掉電話後,眼淚不爭氣的不斷往下跑,靈敏的大腦也無法控制。

憤怒!?懊悔!?怨恨!?說不出口的心情雜燴,止不住的內心波動,唸過書,知道人皆生而不平等,卻怎也沒想的到,這種不平等,在我身邊能夠現形,毫無遺漏的展現。

眼淚大約烙下了5、60個桌痕,衛生紙可以抹去,卻擦拭不了我心中的無助,接下來要面對,該如何去面對我愛的人,受傷的人?該如何表現出身在其位,最好的處理方法,我不知道。

這個震撼,是一瞬間,但卻要跟隨我ㄧ輩子,也許,它能讓我看透,我的人生是該重整,該把斷軌的地方焊接起來,再重新出發。

Keine Komment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