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ntag, 19. Juni 2011

tired

騎車著

好像可以省略好多

專注在自己的思考內

不用特地為自己設限

目的地距離太遙遠

怎麼騎都好像到不了
---------------------------------------


很容易累

有時不想講半句話

有時卻又聒噪不已

明明不是這樣的

卻想讓人誤以為

當好人太難太累

想當壞人又沒本錢

得罪別人

只會感到萬分抱歉

曾幾何時

這份情感

已轉向隨意

管他,就算了
------------------------------------
心中的重心失力

離開會漂浮沉乘的定點

我已不再是我自己

討厭這種虛偽

掩飾的自己---藏匿

不想讓人看穿

也不想被掃射到

最深層的一面

或許是太懂得保護自己

才會失去平衡

多麼想要簡單

脾氣卻總是止不住的宣洩

要的太過火

tired-end

Keine Komment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