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ntag, 1. Januar 2012

lose 知覺

又回到工作崗位

每次一到搭車時間

心裡便萬分抗拒

我想離開

不想回到新竹

不想在踏入此片

遠遠抽離

我有著24年的日子

繞著萬分不斷的懊悔

每件事都異想天開

總是畫好大餅

等著領食

卻忘了

原來沒有人會放下

贈予你

一切!

Keine Komment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