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stag, 27. Oktober 2012

詩冷

昨日

來了一位台灣作家-陳克華

已經許久

不再賞讀台灣作品

是時間束縛

還是自我藉口

不由得知



一直是我對文學的景仰

念由心生

花了些時間拜讀小冊本

感覺真奇特

原本演講完

即刻要搭車到柏林

卻因對佛學的興致

毅然決然換了車票

多留待一日
-----------------------------------------------
今日晨曦稍亮

正在泡著濃郁咖啡的我

聽見了耳熟的敲門聲

看見了凍僵的文學者

正顫抖敲著碎裂的窗格

向我求救
-----------------------------------------------
第一次

與作家單獨面談

才疏學淺在此時上場

深感書到用時方恨少

每次的會面交談

總讓我覺得渺小

25年的歷練

熄了26歲的長進

輕巧地湊齊杯盤

用中文繼續流利

傳遞
--------------------------------------------
原來

詩可冷可熱


Keine Komment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