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ntag, 23. Dezember 2012

停留

我想

我在此刻

已經停留太久

不斷地反覆癥結

逃不出的框線

今日

又再次的擱下

平靜的心情

夾著雨味

好像淡了許多

躲避

是在迂迴

我不懂的缺陷

探個頭

都能吸到

和著土氣的泥味

嘗試勸說了幾次

還是無動於衷的

窘境

Keine Komment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