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ntag, 22. November 2015

冷血



時間又沖泡了許久後
會開始質疑
懷疑著自己
是不是過度的冷血
對感情缺乏
卻也偏執的可以

這幾天
又進行了幾次的內心面談手續
接續結了婚的人
接續發送幸福的樂曲
我卻從未到場
屈指可數

要說不習慣也不是
的確有踏進去的本領
這是相當矛盾的政策
連祝福也不知道該如何贈與
紅包就更談不上邊

尊重世界文化
對各國驚喜充滿興奮
接納各地
卻無法以開闊胸襟
收納台灣
這婚禮的習俗

不擅長
會變得想逃離
不想讓大家靠的太近
又想分送喜悅

祝新婚的各位
永遠幸福
並沒有遺忘
只是不知道如何適當的表達
也不想要假裝

開始
想擠回
那慵懶的巢穴
好好地度過
接下來那所有
空缺


Keine Komment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