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ntag, 17. Januar 2016

吃撐



生於兔子
都不知道原來
傳承這與生據來之強大本領
絕佳技巧之一
把肚子撐破
如何吃到撐破肚皮
是我的妙招

有時也覺得很奇怪
或許上輩子
真是位餓死鬼
或是飽受饑餓的動物
才會有辦法對食物
毫無克制之力
就這樣
看著體重漸漸被食物拉攏

仔細想來
食物的功用
其實只為了延續生命
那又何苦
為了它
犯身體極限之大不諱
也不知

就在當下
仍吃了兩個麵包的我
要繼續去躺了
自我反思

Keine Komment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