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twoch, 16. März 2011

創作

今天是開始執行的第三天,一早起來,因為回到了老家,沒法寫在我的日記本上。

最近心情很煩燥不堪,做了很多錯事,不斷地在醒思自己,覺得自己真的...無藥可救。

今天為什麼會回到老家,主要是我定了機票,我想要去德國,要回家拿錢,必須回家拿錢。

擔心的家人,還是在擔心。

『記得,你的父母親,在成為你的長輩之前,他們也是像你們一樣,只是個平凡人。』

這種平凡,我該如何去說服,I Loss iT。

加上最近家裡的一些事,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可是,心裡卻有種強烈無法自拔的欲望,如果這次不去,我會後悔,我無法接受。

在那20天的夜裡,我有必需要做的事,是我確定未來的路,該往何走!?

不是說我太勇敢、無懼、輕視一切危險,就算腦袋強忍誘惑,也無法阻止,現在,已經無法再try error。

我是真心,想要爸媽放手,心肝肉割不掉,總有一天會有碎塊,我不需要富麗堂皇的迎接行程,也不必要,我想知道,怎樣的我,也可以生存?

創作

今天是開始執行的第三天,一早起來,因為回到了老家,沒法寫在我的日記本上。

最近心情很煩燥不堪,做了很多錯事,不斷地在醒思自己,覺得自己真的...無藥可救。

今天為什麼會回到老家,主要是我定了機票,我想要去德國,要回家拿錢,必須回家拿錢。

擔心的家人,還是在擔心。

記得,你的父母親,在成為你的長輩之前,他們也是像你們一樣,只是個平凡人。』

Samstag, 12. März 2011

震撼

今天,鼓起勇氣打電話回家,詢問Mother昨天帶May看醫生如何!

果然,聽到了最不想聽到的字句,「確定了。不過是初期。要靠藥物控制。」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停掉電話後,眼淚不爭氣的不斷往下跑,靈敏的大腦也無法控制。

憤怒!?懊悔!?怨恨!?說不出口的心情雜燴,止不住的內心波動,唸過書,知道人皆生而不平等,卻怎也沒想的到,這種不平等,在我身邊能夠現形,毫無遺漏的展現。

眼淚大約烙下了5、60個桌痕,衛生紙可以抹去,卻擦拭不了我心中的無助,接下來要面對,該如何去面對我愛的人,受傷的人?該如何表現出身在其位,最好的處理方法,我不知道。

這個震撼,是一瞬間,但卻要跟隨我ㄧ輩子,也許,它能讓我看透,我的人生是該重整,該把斷軌的地方焊接起來,再重新出發。

Dienstag, 1. März 2011

Diary yesterday

心情又恢復到複雜的地步,昨晚看了杜拉拉升職記,讓我有許多許多的感觸,也發現我對事情的處理態度,還有許多可以改進的地方。

在我心裡,一直想成為像她那樣的女強人,或許我的自我不夠明顯,每次一看到別人就忘了自己,想要像她一樣!去效仿別人,學習是件好事,但我總是在模擬copy她人的生活,強施加在我自己身上,有點虛偽。

每次都在逃避,還記得當初是我自己拋棄化工,硬是要修微生物、生物化學...的,那時候,只覺得化工對我來說,存在的意義太過深奧,我無法理解,才選擇了生物的途徑。現在,如願以償,雖然在唸化工,卻是看著生物的paper,做著生物的實驗,是不想面對,其實生物、化工或是物理、化學,都不是我該待的地方。曾懷疑過自己,到底都學了些什麼!?都懂些什麼!?

說自己不愛唸書,也是假的,只是不想面對,就算我努力了,卻還是沒辦法站在他人的前方,不願意去承認,我會輸!我並沒有那麼的強。

如果,我不是那嚜愛面子;如果,我不懂面子這種東西,不認識他,那該有多好。

荒度過日,真的不是我想要的,輔導老師說的很好,我需要在認真、值得我去效仿的人面前,或是在那生活圈我才可以發揮自己最大的長處,說好了club med。

雖然離爸媽、家人生活遙遠,但這是可以讓我看清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這麼的能言善道,能在那種地方,與大家相處和樂,能夠原諒自己與別人的過錯,我覺得那是個訓練我的好地方,可以讓我學到很多督析,幫助我成長。

明天老師就要回來了,計畫還是得交差,這是我自己的選擇,都選擇了,就不該再去責怪或怨恨他人,加油吧!

這是我自己考慮後進來的實驗室,大家都很好,老師...may be,雖然很愛念..,既然選了就要自己對自己負責,我缺乏的原則,要一步一步、一點一滴的把它找回來,相信未來無論遇到任何事,我都可以憑我的毅力去通過、克服。
Because I believe myself。